那些憤怒的傷痕:一個關於原諒及放過自己的議題

那些憤怒的傷痕:一個關於原諒及放過自己的議題

我小時後有段時間很喜歡看 生物學 相關的書籍。
因為圖書館當時的擺設,讓我注意到了兩位作者,吳文希 還有 謝煥儒

與書架上相同類別的其他書籍相比,這兩位幾乎可以算是高產的作者了!他們的文筆平易近人,各種微生物,不論是真菌、細菌或病毒,他們兩人的書總能把微生物的生態與特性深入淺出的講解清楚。
這也讓我在那段時間裡,相當沉迷在他們書裡的世界。

直到長大為了自己的論文翻找資料時,赫然覺得某些原文資料看起來異常的眼熟,花了很多時間翻找跟應證,才知道小時候喜歡的那兩位作者,其實是「台大植物病理與微生物學系」的教授,他們將許多經典的原文書翻譯成繁體,自己也寫了很多與微生物病理學相關的書籍,當然也就包含了小時後我看得那些書。就算已好些年過去了,要找到像這兩位作者寫出那樣紮實、易懂的繁體教科書也不容易!

不知道是不是因為 謝煥儒 教授年紀較輕的關係,用詞遣字也相對淺白易懂,我就比較偏愛他的著作。想不到可以因為論文的關係,找回小時候很喜歡的作者,僅管沒有真正接觸過這兩位學者,還是覺得挺驚喜的!

只不過,我自己的論文方向還有後來的職涯與他們的研究領域關聯不大,就沒有再繼續關注。


等我再次想起兩位教授時,發現吳教授早已退休,而謝教授卻從某段時間之後就再沒發表任何著作了。

這有點奇怪,因為在我小時候的印象裡,他們兩位出書的速度真得很快,在台中總圖書架上甚至有一格全是他們兩人的著作。但現在因為書籍的年代久遠,出版社也沒有再更版,他們的著作就被挪入特殊的館藏室中,沒有申請借閱就沒法再看到。

我一時好奇,上網Google了兩位教授,這才知道 謝煥儒教授早在2007年就已過世了
就在他騎腳踏車去台大的路上,在河濱公園遇到毒癮發作(也有人說是精神有問題)的減刑更生人襲擊,謝教授當場就被楊姓更生人用棍棒打死,緊急送醫也沒救回來,事後解剖發現內臟都被打到變形了。

但讓我最訝異的就是謝教授家的師母竟然 選擇了原諒
我找得各種新聞資料,也沒有 慈濟保留的這份資料完整,這就分享出來給大家看。以下兩段是擷取師母的稿子,

原諒才能放下,我們原諒對方吧

如果我們不原諒,就要承受很大的痛

這是 另外一份詳實的採訪報導

不得不說,我看完文章第一個念頭就是「慈濟是邪教吧!」
怎麼就把一個好好的人給洗腦成這樣了?

如果謝教授還活著,他一定可以教育出更多的英才出來,或許他也能繼續高產的出版諸多的著作來啟蒙更多的學子。相較之下,這位楊姓更生人能對這個社會、這個世界給予什麼樣的正向回饋?我不懂,這個人有什麼好值得原諒的?!

我們是 法治社會,為什麼要去牽扯「因果」這種虛幻的東西?


當時,我異常憤怒的把所有視窗都關掉。那股怒氣是替謝教授覺得委屈​。

僅管我能想像,在這樣嚴密的宗教組織,堅強的信仰支撐下,師母或許可以比較快從傷痛裡站起來,並有了活下去的力量,把年幼的孩子們給拉拔長大。

但就算這個社會事件已經過去好久了,每每想起來,我心裡的怒氣依舊沒有散去,甚至對宗教團體的敵意也是日益增加。宗教本身沒有對錯,但在台灣,好多宗教團體都是趁人心裡恐慌、沒有著落的時後,透過身邊人的影響、日夜滲透後,就全盤整控整個人,包含精神、意志還有金錢。

就像我們隔壁病床的一個阿伯,急性盲腸炎開刀完兩天仍持續出現血便的狀況,醫生從後續的胃鏡、大腸鏡的檢查報告中發現異常,便過來通知阿伯需再次緊急開刀。

那個阿伯竟然說「等我打電話請示一下三太子」……
斜對面那床的阿嬤立即開心的回應「你也是三太子的呀是哪裡的三太子?」

護理人員非常冷靜的跟阿伯說,「你得要先活下來才有辦法去問三太子」。
我趕緊把白眼翻回來從旁邊插嘴,「阿伯,醫生跟護士就是三太子安排來幫你的,你要聽他們的話,不要延誤病情!」

在病房裡,因為病床間沒有隔音,所以也聽過有「師尊」等級的大師可以透過電話隔空灌氣給病人,讓病人舒爽起來!也還有那種會半夜入夢來教「功夫」的「師尊」。

總之,住院時間越久,就越能聽到這類的奇特經歷。
就算我們住的是基督教醫院,各方神佛的力量也都能無國界的滲透到每個角落。


謝教授的這起社會事件估計是擱在我心裡最久的一起新聞。
我也一直在想,如果是我遇到這樣的事情,我能不能原諒?我又該怎麼作?
我也在不同年紀,有過不同的答案。

但這麼多年下來,積鬱不散的怒氣也讓我察覺到,這些怒氣是衍生於對自己生命裡諸多不可控經歷,所累積下來的無力感,「如果」讓我有天站在「有理」「有資源」的那一方,事情會不會就不一樣了?

但我們都知道……【不會有「如果」】

但若能因為一些事情而遷怒、宣洩,就會有種自己變堅強或是變得更有能力的錯覺!甚至很多人都是依靠這樣的情緒來證明或是感受自己的「活著」。

這些年因為職場的關係,我接觸過,也熟知很多操弄群眾的方式。透過「悲情」或「憤怒」兩種情緒所能達到的「操弄」效果是最大的。

例如近期「瑪莎拉蒂惡少因車禍糾紛爆打宋姓大學生,差點把人打死」的新聞裡,惡少的媽媽出面去醫院彎腰、下跪道歉、掩面的一些舉止,就是一般公關公司會教導的操弄行為。

果然在新聞出來的隔天,僅管大家都仍咬著「瑪莎拉蒂惡少」的錯處不放,但網路上也開始出現了另一面的聲音,「怎樣都不願意原諒,是一定要對方死了才甘願嗎?」……

這類的 操弄 總是無聲無息的出現在我們週遭,甚至很多人以為自己擁有較大的聲量、支持者,其實也只是有意識或無意識的操弄手段比較成功罷了,而非真的就站在有理的那一方!

就算真的有理,那就可以不饒人嗎

每個人心裡都有一把尺,面對不同的問題也都會有自己的答案。
就算暫時沒答案也沒關係,時間久了,或許你會跟我一樣,不再糾結原本的問題,而是注意到了新的問題。

只不過,在這世代,不論怎樣都得再多花絲心神去注意,自己在下判斷的時後,是否成為了他人「操弄」的一顆棋子。


寫在最後:

希望這些年來謝教授家的師母一切安好,孩子們也都平安的長大。
我也會持續的在心裡繼續為他們祈禱著!

當初謝教授的學生們,自然有許多被培養成學術界裡的優秀學者們,也有因為當初接受過謝教授善意資助的學生,在自己有能力之後努力的回饋給這個社會。

感念意外身亡恩師 葉貞吟推動助學專案

僅管每每想起這個案子,心裡還是很難受,但我也很感謝因為這個案子,讓我這麼多年來想了很多也得到很多!

若你喜歡我的文章,歡迎點擊下方綠色圈圈五次,便可給予我實質的回饋。

初次按讚會需要你花幾秒鐘的時間用 FB 或是Google 帳號連結 “按讚公民“,請放心,整體過程都不需花錢。

Comments

No comments yet. Why don’t you start the discussion?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