農曆七月徵稿|馬來西亞:一段被遺忘的人、事與時光

被遺忘的時光與人事

幾年前我陪長輩去了一趟馬來西亞。
這趟行程的目的是要去支援一場華語法會的文書處理工作。

當地華人雖然也會聽、說、讀、寫繁體字,但若要在三天兩夜的法會期間完成聽打、排版、簡易的美工製圖及印刷,就怕動作來不及完成。而來參與活動的華人在活動結束後又會各自回去新加坡、泰國等地,資訊得傳達上總會有些隔閡及時間差。
因此他們需要人手支援,讓眾人可以在回家前都能拿到文本資料。

我們去的佛堂是在馬來西亞的實兆遠(在霹靂州),從吉隆坡機場搭大巴過去約莫要四小時。所以這趟大馬之行雖說有六天,但扣除頭尾兩天的移動,還有三天待在佛堂裡的活動,我也只剩下一天在佛堂附近走走晃晃就結束了。


待在大馬的期間,我們便直接住在佛堂裡,我跟長輩一起住在約莫有9坪大的房間裡(真得非常大),一人睡一張雙人床,雙人床中間有個小矮几,接近房間門口的部分則有桌椅還有一個立式的衣架,可以讓我們把制服裙跟背心掛起來。

事情發生在抵達大馬的第三天晚上,也就是法會進行的第二天。

傍晚五點下課後,大家各自回家或是回到一段距離的旅館休息,真正留在佛堂內的人約莫十幾人,大多都是從台灣一起過去的人員而已。
由於隔天四點便得起床,長輩和我便早早用涼水洗澡,不到九點就關燈休息了。

我當時深怕自己會賴床,所以便直接穿著隔天要穿的白襯衫睡了。
由於活動期間,白襯衫外面還會再套一件背心,所以免皺材質的白襯衫就算經過一夜的翻滾,隔天套上背心後還是能人模人樣的!
長輩看到也是由著我任性了。


但,當天睡到半夜時,我就被~打~醒~了!

真的是被打!而且是被一個細條形的堅硬物體抽打額頭!
我當下痛到驚醒,但迷迷糊糊之中還是挺害怕的,完全不敢睜眼,只好繼續裝睡。
一邊還用耳朵警覺聽著周圍的動靜。

不張開眼睛的理由還有一個。
佛堂的四周就是稻田、果園,跟鄰近的建築物都還有一段距離,所以當房間燈關掉之後,真的是一片漆黑,完全沒外來光源,所以張不張眼意義不大。
當然,我也更怕,一張眼就看到有別張臉貼在我眼前(抖)

此時,我還能隱約聽到隔壁床的長輩輕淺的呼吸聲,聽起來就像是全然的熟睡。
似乎沒有因為我這邊的動靜而吵醒。

擊中我的「兇器」就落在我的頭一側,但我連把手舉起來去確認那是什麼東西的勇氣都沒有。
也不知道過了多久,房間裡確實沒有任何的腳步聲或是開門聲,我還是不敢睜眼,只有稍微用頭頂了一下兇器,感覺有些許涼,但這麼黑我也不知道是什麼…
反正後來就又在迷迷糊糊的睡過去了。


隔天,隔壁床的長輩來叫我起床時,就問我說

你為什麼要在枕頭旁邊放曬衣架?!

咦?曬衣架?!!!
莫非它就是昨晚的「兇器」?!!!

來,先上個靈魂畫手的室內擺設圖。

農曆七月 馬來西亞
約莫九坪大的房間,長輩伸手也摸不到我的距離,直立式衣架又離我超級遠的!估計超過150公分距離!別問我為什麼能精準說出150公分,因為我是用我的身高去量的!

前文有說,只有進門處才有一個立式衣架

立式衣架
圖片來源: IKEA官網,房間內的立式衣架長得很像,而空衣架就是直接掛在上方

立式衣架上方確實有七八個鐵式曬衣架,我們為了要掛制服裙跟背心已經用掉幾個,所以還有幾個是空的!
而我們睡的床鋪附近,不論牆壁或是床邊,根本沒有放置曬衣架的位置。

因此,當下在我枕頭上的曬衣架,它應該原本的位置是在門邊的立式衣架的!
那…..

它是怎麼飛過來,精準地打到我的?!!!!

就在我還驚疑不定的時候,長輩又開始驚呼

「你怎麼流血了?」

咦?哪裏流血?
我本以為是我的臉被打出血來,結果不是!
是我身上穿的白襯衫在胸口位置有出現一條血漬。

立即打開領口查看,在我胸口的位置出現約莫7. 8公分的一條抓痕,有點深,所以滲出來的血被白襯衫吸收成一條血漬了!

登愣!
這條是什麼時候弄的?

我很確定前一晚睡覺前洗涼水時,我身上絕對沒這條傷口!
而且傷口就在我低頭可以看到的位置,沒道理受傷了會不知道呀!
另外,我是被 飛奔而來 的鐵衣架打到額頭,並非胸口!

但因當天的活動從早上五點就得開始了,所以我們也沒時間管那麼多,只能先用長輩提供的OK蹦隨便貼一下就敷衍過去(傷口都快跟OK蹦一樣長)


在活動結束後的隔天,也就是我僅剩能在大馬自行活動的一天。

有個好心的當地華僑大姐開車載著長輩和我兩人去金馬崙高原玩。

農曆七月 馬來西亞 金馬崙高原
金馬崙高原的茶園。圖片來源:維基百科

金馬崙高原的整體感覺就跟台灣的梨山很像,只是沒梨山那麼高海拔,但也終於讓我涼爽了一把。最有趣的是吃中餐的時候,店家裡播放的是大馬配音的民視狗血劇。

最後要回佛堂之前,華僑很開心的說在佛堂附近還有個景點風景也不錯,想帶我們去。(一樣都是位於 實兆遠

沿路兩旁都是樹,還算寬廣的道路,我突然莫名感到一陣難過,然後隱約覺得這個地點非常的熟悉

琢磨了一下就開口問華僑大姐,

是不是接下來那個路口轉過去之後就會有間 ?裡面還有個很大的 觀世音菩薩像
那邊還能看到 大海,對不對?

華僑大姐驚訝地開口問:「你怎麼知道我要帶你們去 大伯公廟?」

我當然不知道呀!
我連大伯公廟是什麼我也不知道,這還是 我第一次來馬來西亞

而且來馬來西亞前就知道這趟行程是沒機會出去玩的,所以我什麼功課都沒做。更別提,來之前我也沒聽過「實兆遠」這個地名,反正全程都跟著長輩走就好,頂多有需要用英文的時候我可以支援溝通。
我唯一做的準備就是抓緊時間在Mac電腦裡面灌需要的字體、編輯器還有製圖軟體而已。

後來,等真正抵達大伯公廟,我也沒跟著長輩他們進去晃,就呆呆地站在觀世音菩薩像底下,往外看著海,眼淚就一直一直掉……

農曆七月 馬來西亞 大伯公廟
圖片來源:World Travel Server網站上的照片,馬來西亞大伯公廟品仙祠。觀世音菩薩神像面對著一片大海

是的,這些神像就是面對著一片海洋!

大伯公廟的FB官網在此


回來台灣之後,長輩很擔心我的狀況。
因為她雖然在我之前已經去過馬來西亞佛堂兩次。
但她也沒去過那天的大伯公廟,甚至從我們佛堂的環境看來,也很難想像不遠處是可以看得到海的!
(我的意思是,在台灣,只要到了接近海線的地方,你就從空氣中聞到不一樣的味道,甚至風吹起來也會不一樣的)

所以不免俗的長輩就帶我去拜拜,還遇上了一個號稱會通靈的師姐。
當下我們都沒跟對方說了我 被打 的事情,還有我對大伯公廟附近的地形的 既視感
只有提到去了一趟馬來西亞,回來之後想 拜拜保平安

最後,就讓我用師姐說的這段故事作為結束吧…..


師姐跟我確認我是不是到了 一個可以看到海的地方
然後她就自顧自的講了起來….

很久以前,比清朝還久遠。
我從中國帶兵跟著打仗到了那個地方。

雖說是打仗,但其實我的工作是在後方屯墾,支援前方的糧草。
由於生活過得還不錯,所以我也託人把家鄉的父母給帶了過去,也在當地娶了一個老婆。而時間過去這麼久了,只有我「離開」了馬來西亞,祂們都還留在當地。

師姐說,她看到一個女孩子就跟在我身邊,祂沒有要害我,只是想要一直跟著!
看膚色跟穿著,與我們這裡的人不大像。

師姐說,祂應該就是我當時的老婆。


後來,師姐叫我去燒香請示觀世音菩薩,能否把那女孩留在祂身邊修行。
拜完之後,很順利的得到三個聖筊。我們就離開了。

由於全程,我沒被要求付任何費用,或購買任何東西,離開這間大廟之後,我也確實沒有再夢到那片海,所以姑且就當已完結吧!


但,那片海,我還是很想念的…

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出生在唯一不靠海的城市,所以我從小就特別喜歡看海,只要能看到海總是能高興好久好久。

喔,對了,我忘記說件事情。
在法會期間,兵荒馬亂的文書處理工作,我在接過當地華僑給我的資料時無意間脫口說了一句什麼,自己講完也愣住了,是一串五個音節的字。
但因為正在忙,所以也無暇顧及此事就晃過去了。

事後,才知道,我說的是馬來西亞語的「謝謝」
(TERIMA KASIH (得力馬卡謝))
但我很確信,這個字我沒聽過,也沒學過。
因為當地華僑都是用華語、台語跟我們溝通的。

至於那天晚上被打,是不是某個女孩兒終於等到了負心漢,但這人卻是一副若無其事地回來,還把自己當成了觀光客,所以一時氣急就出手教訓。
這就不得而知了。


寫在最後

這篇文章是為了投稿「農曆七月」相關經歷所寫的。
但在寫文過程中,想到那片海洋,那些樹蔭,那片土地,還是忍不住掉眼淚。
我想,過了這麼多年,我還是很想念的!

(延伸閱讀:投稿匯整- 漫閱讀筆記 (maneread.com)


若你喜歡我的文章,歡迎點擊下方綠色圈圈五次,便可給予我實質的回饋。

初次按讚會需要你花幾秒鐘的時間用 FB 或是Google 帳號連結 “按讚公民“,請放心,整體過程都不需花錢。

Comments

No comments yet. Why don’t you start the discussion?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